炒股配资咨询

身处巴菲特也要“买买买”的供应链行业 国内企业如何应对全球竞争?专访厦门国贸总裁蔡莹彬

  今年4月,93岁高龄的巴菲特时隔11年再度访日,为其投资的日本五大综合商社“站台打气”。6月,巴菲特旗下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方面表示,已经通过全资子公司将其在日本五大商社的平均持股比例提升至8.5%以上。

  日本五大商社带给巴菲特的回报也非常可观。今年以来,三菱商事上涨约76%;伊藤忠商事上涨约38%;丸红上涨近66%;三井物产上涨约49%;住友商事上涨约46%。

  在全球迎来百年变局之际,知名国际资本缘何重仓供应链产业?中国供应链企业面临哪些挑战?对于厦门国贸(SH600755,股价7.74元,市值170.61亿元)而言,其作为世界500强企业国贸控股集团的核心成员,未来如何与国际巨头竞争?

  带着这些疑问,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了厦门国贸总裁蔡莹彬。对于企业战略、经营管理、竞争策略等,蔡莹彬都有着颇为独到的见解。

  “他们已经开始在上游的资源、中游的物流以及下游的生产等领域进行投资,以投资来带动贸易。这一块,在我看来,国内的供应链企业目前做得还不够出色。”蔡莹彬说道。

  虽然竞争激烈,但蔡莹彬认为,厦门国贸发展潜力巨大,当前公司有两个重要的动作:第一是要向全球进发,加速国际化进程;第二是要延伸上下游,持续贯通垂直产业链。

  巴菲特看中的是什么?

  “从(巴菲特)入股以后的公司业绩也能看出,这五家商社的发展依然具备非常可观的前景。公开数据显示,巴菲特的投资收益超过50%。这几年,这几家公司的业绩增长超过100%,很好地跑赢日经225指数。”对于国际同行的情况,蔡莹彬十分了然。

  事实上,厦门国贸目前已稳居中国供应链企业四巨头之一,另外三家分别是物产中大、厦门建发和厦门象屿。虽然已经成为了行业领导者,但厦门国贸并不敢松懈。

  “我们在不断地研究国际供应链巨头企业,对他们的很多优点都研究得非常清楚。”蔡莹彬表示。

  蔡莹彬认为,上世纪70年代以来,日本五大商社就开始通过产业链上游的资源端投资以及下游的渠道建设两个方面,着力构建核心竞争力。“从澳大利亚的铁矿到中东的石油,再到美洲的农作物,都有这五大商社的身影。包括我们身边的罗森、711和全家这样的(便利点)超市,也有(他们的)深度参与。所以他们的发展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我想正因如此,伯克希尔·哈撒韦才会想去投资。”

  蔡莹彬认为,近年来,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格局正加速重构,供应链正进入到多元化、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无论是区域竞争还是企业竞争,“供应链”已然处于核心竞争地位。

  “全球化分工正在深度调整,出现了本土化转移、内向化收缩以及区域化集聚等发展动向。这也使得世界各国对产业链供应链的韧性和安全越来越重视。我们也要更加重视本国产业链供应链领域的发展,我认为供应链在国民经济中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蔡莹彬表示。

  虽然全球供应链巨头林立,但在这场角逐中,蔡莹彬仍然充满了信心。

  “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厦门国贸始终坚持产业化和国际化的发展路线。我们背靠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同时依托‘一带一路’的构建和延伸,中国供应链企业的成长空间也是不容小觑的。”

  具体而言,蔡莹彬称:“首先,国家越来越重视供应链和产业链的安全与稳定,政策和营商环境的改善为我们在供应链、产业链领域创造了更多机会,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第二,作为全国(首批)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示范企业,我们已在这一行业深耕四十(余)年,穿越了行业牛熊,经受了周期的考验,对各类产品的经营和产业链的生态格局、发展趋势有着深刻的理解,这些经验更有助于我们在更大的市场进行复制与推广,尤其是在国际市场上拥有后发优势;第三,受益于厦门国贸一直以来秉持的‘要做就做一流’的企业精神和近年来不断弘扬的‘创先’文化,我们的市场化、证券化、国际化等发展理念已经深入人心,成为企业发展的内在动因。”

  国内供应链企业离天花板还很远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国际供应链行业,我国的供应链行业呈现出两个较为明显的特点:一是行业集中度仍然较低,二是供应链企业的毛利率较低。这也意味着,我国供应链企业距离天花板仍然有不小的距离,发展潜力巨大。

  蔡莹彬认为:“我们看到全球的这几大巨头在国外的(市场)占有率都是相当高的,加在一起可能达到30%,甚至更高。而国内第一梯队的供应链企业的市场占有率还不到10%,通常在5%~6%之间。行业集中度较低,这也是我认为厦门国贸未来有着非常大的发展前景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

  蔡莹彬分析称:“这些境外巨头都拥有非常长的历史,在上百年的发展历程中,他们的积累和沉淀更为深厚。经历了漫长的培育期、成长期并逐步发展到成熟期,很多头部资源都向这些企业集聚。而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如今处于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在这个时期内需要多家企业(在创新中)百舸争流。因此,我们允许各种各样的经济形态和企业主体在发展中相互竞争,共同发展。所以你会发现,我们的企业非常众多,发展的集中度相对较低。但正是因为这种多样性发展,才会百花齐放,才会让我们的国民经济有了巨大的提升空间。”

  展望未来,蔡莹彬表示,我国供应链行业向头部集中是一种必然趋势。“我认为未来我们会更加向头部企业发展。我们将成长为与国际供应链巨头相互竞争、相互匹敌的第一梯队企业,来支撑整个供应链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针对目前毛利率较低的状况,蔡莹彬分析称:“国内供应链企业与世界一流企业相比,整体毛利率还存在一定差距,这是必须承认的现实。这一现实与我们处在供应链的不同发展阶段是相关的。”

  “我对供应链(领域的发展)有几个阶段的理解。首先在1.0阶段,这是低买高卖、纯粹的价格博弈阶段,(企业往往)通过价差来获利。在改革开放后的前二十年左右,这是许多中国商贸型企业主要的盈利方式;直到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后,出现了一波商品价格的大幅下跌,许多企业因此受到重创,甚至退出了历史舞台。从那时起,大家开始思考如何寻找新的商业模式。而后,供应链企业进入2.0阶段,这个阶段的特点是通过服务来创造价值,并提出了‘四流’的概念,即商流、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通过提供这些服务与企业一同成长。直到现在,中国的许多企业在2.0阶段都做得非常出色。”蔡莹彬表示。

  “然而,如果我们回顾其他国际供应链巨头(的商业模式),像嘉能可的‘工贸一体’、托克的‘服贸结合’、嘉吉的‘垂直产业链条’等,我们会发现他们已经从‘服务型’向‘投资型’迈进。他们已经开始在上游的资源、中游的物流以及下游的生产等领域进行投资,以投资来带动贸易。这一块,在我看来,国内的供应链企业目前做得还不够出色。(尤其是)在产业延伸方面,深度和厚度都还不够,这导致我们的利润率水平仍然相对较低。但我坚信,只要我们坚定地将目标往实体产业(领域)不断延伸和发展,我们的利润率水平也会不断提高。”蔡莹彬称。

  如何应对全球竞争?

  “我们闽南人有‘爱拼敢赢’的精神。”蔡莹彬说道。

  在蔡莹彬看来,厦门国贸有两个重要的动作要做,第一是要向全球进发,加速国际化进程;第二是要延伸上下游,持续贯通垂直产业链。做好这两个动作,才能够在全球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

  蔡莹彬认为,厦门国贸的国际化战略是在多种因素综合考量之下的必然选择。他表示,第一,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之下,国贸必须要“走出去”以拓展更大的市场和机遇;第二,国贸必须要从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进一步发挥自身资源与能力优势;第三,“一带一路”沿线市场给国贸带来了许多新的机会,可通过合作推广国贸经验,促进与合作伙伴的共同成长。

  近年来,厦门国贸在不断推进国际化布局。据蔡莹彬介绍,厦门国贸已与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起了业务往来,并在新加坡、印尼、阿联酋等地设立海外分支机构,稳固上游供应链,提升资源获取能力。公司还在进一步推动境外投资,如在新西兰的林地投资,稳定木材业务资源,扩展了产品种类。此外,公司近年来也逐步增强了海外物流布局,如在印尼投资驳船公司,促进本土就业与经济成长等。

  然而,在迈向国际化的道路上,厦门国贸也遇到了不少困难和挑战。不过,蔡莹彬对此持乐观态度。

  “我们的投资项目会出现一些不可测的因素。‘走出去’必然会面临许多与国内情况不太一样的问题。首先,在投资之前,一定要深入了解当地的政策、人文地理以及政治经济情况。不能闭门造车,应邀请专业机构进行研究,确定是否适合我们这样的企业在此阶段进入。第二,一定要努力寻找在当地与本企业相匹配、有经验、有优势的良好合作伙伴,促进共同成长。这样才能更轻松地融入其中。最后,我们还需要建立起相适应的管理制度,包括风险管控措施、人才储备体系以及考核规范等,培养出一支符合属地要求的、专业精干的队伍。”蔡莹彬说。

  向上下游延伸

  供应链企业,只有一方面不断地向上游拓展核心资源(如原油、铁矿、粮食等),另一方面不断地向下游触达C端(如超市、物流、仓储等),才能够持续提升自身在产业链上的话语权和利润水平。因此,向上下游延伸也成为厦门国贸的重要战略之一。

  “如果能够通过合理比例的投资涉足产业链的关键环节,相信你在这个行业内将拥有更强的生存力和竞争力,也能更好地支持企业的发展。这就是我认为我们需要做到的。这也是从之前提到的1.0的价格竞争,到2.0的供应链服务,再到3.0的产业链延伸的观点。”蔡莹彬表示。

  比如马六甲海峡的浮式储油轮项目。“我们在新加坡的浮式储油轮是在马六甲海峡上运营的。厦门国贸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经营燃料油行业,虽然后来因政策调整,经营规模不大,但几年前我们获得了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格,我们重新研究了这个行业,发现这个行业在转口贸易中有着相当大的需求,特别是在新加坡作为亚洲原油集散地的背景之下。当时通过分析,我们认为新加坡具备良好的基础。”蔡莹彬表示。

  “但如何进入呢?原油上游主要由巨头主导,包括中国的五大石油公司以及境外的沙特阿美等。分析之后,我们决定从下游寻找突破口。我们选择了浮仓,(也就是)一个浮动的仓库,作为攻克下游的支点,这被证明非常有效。我们果断买入了30万吨级超大型油轮(VLCC)浮仓ITG Amoy轮,通过技术改造和维护,去年开始在马六甲海峡运营,现在已成为新加坡普氏市场燃料油报价浮式储油轮之一,我们也对燃料油指数的定价因子做出了贡献,这是在马六甲海峡为数不多的中国国有企业。”蔡莹彬表示。

  此外,厦门国贸还将业务延伸到了医疗领域。蔡莹彬表示,医疗与供应链看似无关,但模式十分契合。医疗供应链业务在厦门国贸的发展中逐渐崭露头角,主要是因为在中国步入老龄化社会的趋势下,厦门国贸看到了医疗领域的潜力。经过多方调研和咨询,厦门国贸决定将“健康科技”列为新兴赛道,制定了“2+2”发展规划,聚焦养老、医疗供应链、健康服务和医疗大数据领域。医疗板块在上中下游的拓展与供应链业务的发展模式相似,近年来公司专注于设备运营和中游渠道的拓展,不断增强核心竞争力。今年6月,国贸健康科技并购北京派尔特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入医疗供应链实体生产领域,试图与已有渠道协同,打造厦门国贸的新增长曲线。

  对于企业接下来的发展,蔡莹彬认为:“我们视供应链为行业运行的血脉,致力于打造助力社会流通与发展的韧性底盘。厦门国贸拥有‘三大链动力’:集成服务、贯通产业、共创生态。通过持续贯通产业、加速国际布局、推动数智进阶等方式,与合作伙伴一起共创共享,创造更新更大的价值,以实现彼此更高质量的成长,促进产业的持久繁荣,为全球经济贡献‘国贸’力量,这就是厦门国贸的使命与愿景——链通产业、共创价值,成为值得信赖的全球化产业伙伴。”

  (实习生马娟对本文亦有贡献)